AG俱乐部|官方

ag电脑客户端下载|优惠 网址: chenhaiminglawyer.com

法律文书

张某某非法拘禁案件辩护词

文字:[大][中][小] 2015/8/31    浏览次数:1130    
  辩  护  词
  尊敬的合议庭: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32条之规定,安徽律师事务所接受望江县法律援助中心的委托,指派我担任被告人张某某涉嫌非法拘禁案件的一审辩护人,依法参加本案的诉讼,出席今天的庭审,为被告人张某某依法辩护。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张某某构成非法拘禁罪没有异议,但鉴于被告人张某某具有法定和酌定的从轻处罚情节,结合被告人张某某属于未成年人犯罪的特殊情形,依法应当免于刑事处罚,发表如下具体辩护意见:
  一、被告人张某某属被动参与本案且属从犯
  2011年3月27日下午,被告张某某与被告人施某等人在“阿波罗”游戏厅玩耍,被告人赵某某电话邀约被告人施某某前往她家,施某某主动邀约被告人张某某等一同前往,被告人张某某碍于朋友义气被动参与本案。
  其次,被告人张某某既不是本案的领导者,也未参与拘禁产生后相关财物的索要。他只是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被叫到被告人赵某某家中,他事先并不知道被告人赵某某家中发生的纠纷,在案件过程中亦没有对受害人采取语言、暴力威胁,没有参与财物的索要,在事发第二天,被告人张某某甚至向被告人施某某等提出离开的想法,只是刚提出便被警方控制。同时,被告人张某某的从犯地位已被公诉机关认可,依法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二、 被告人张某某犯罪情节较轻,主观恶性小,造成的后果较轻微
  被告人张某某在这次非法拘禁案中,仅有望风和被动看守情形,其犯罪情节很轻,主观恶性不大。虽然本案受害人石某某造成了轻微伤,但并没有产生严重的法律后果,且被告人张某某并没有使用暴力,受害人的伤情没有被告人张某某的参与。
  三、被告人张某某系初犯、偶犯
  被告人张某某在本次犯罪前不曾做过任何违法乱纪的行为,本次犯罪是由于他文化程度很低,法律意识淡薄,碍于朋友义气不能单独退出被动加入到此案当中。在犯罪后,被告人张某某父母考虑到其成长,将其送到安庆腾飞电脑学校就读,目前在校表现良好,望合议庭充分考虑其学生主体身份。
  四、被告人张某某认罪、悔罪态度好且受害人已谅解
  通过刚才的庭审,我们可以看出,被告人对自己的罪行已经深感后悔。同时,从被告人认罪交待的态度中,也能充分反映出这一点。对被告人王某这种坦白交待的认罪态度,辩护人请求法庭能予以注意。
  综上所述,辩护人请求合仪庭在对被告人王某量刑时,能够考虑上述情节,本着惩罚和教育相结合的立法精神,采纳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根据我国《刑法》第72条的规定对被告人王某从轻处罚,适用缓刑,让其在社会上接受改造。相信王某一定会吸取这次沉痛的教训,改过自新,痛改前非。
  审判长、审判员我的辩护意见暂时到此,谢谢!
  二、被告人邹某某具有法定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法定情节。
  第一,被告人邹某某是1989年12月16日出生的,到犯罪时,尚不足十八周岁,根据《刑法》第十七条第三款规定,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第二,被告人邹某某在参与的这次犯罪活动中,起着次要的作用,没有使用破坏手段的行为,仅仅在外面望风,没有直接参与破坏联通公司基站的电缆,与其它俩个直接实施偷盗破坏联通公司基站的电缆相比,应当属于从犯。《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是从犯。对于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据此,对被告人邹某某应当依法予以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三、根据我国对未成年人保护的法律法规和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对被告人邹某某应当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对未成年人犯罪实行预防和教育为主的原则,是我国的一贯方针。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对违法犯罪的未成年人,实行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坚持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 2005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 :对未成年罪犯适用刑罚,应当充分考虑是否有利于未成年罪犯的教育和矫正。对未成年罪犯量刑应当依照刑法第六十一条的规定,并充分考虑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的动机和目的、犯罪时的年龄、是否初次犯罪、犯罪后的悔罪表现、个人成长经历和一贯表现等因素。对符合管制、缓刑、单处罚金或者免予刑事处罚适用条件的未成年罪犯,应当依法适用管制、缓刑、单处罚金或者免予刑事处罚。第十六条?? 对未成年罪犯符合刑法第七十二条第一款规定的,可以宣告缓刑。如果同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应当宣告缓刑:(一)初次犯罪。可见,对未成年人犯的刑事处罚能轻则轻,能减则减,能免则免,最大限度的降低对未成年犯限制人身自由的程度,是我国对未成年人犯审判的一项重要原则。鉴于本案被告人邹某某在犯罪活动中地位和作用都是次要的,属于从犯;犯罪时的年龄未满18周岁属于未成年;又是初次犯罪,犯罪后又有悔罪表现。根据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本辩护人认为,应当对其减轻或免除刑事处罚。
  综上所述,被告人邹某某在这起犯罪活动中,处于次要地位,是从犯,主观恶性小,没有直接实施偷盗破坏联通公司基站的电缆,仅仅是望风,且犯罪时不满十八周岁,属未成年人,又是初犯,认罪态度好,能主动坦白交待犯罪事实,有悔罪表现,法院应本着以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根据法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应当予以减轻或免除刑事处罚。
  以上辩护意见请合议庭合议时予以充分考虑。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